疫情后的旅游市場,哪里會先復蘇?

2020-03-14 01:54:42 來源:網絡

原標題:疫情后的旅游市場,哪里會先復蘇?

又是一個艷陽天。

天藍得很,陽光暖暖地曬著,拂到臉上的風一絲尖利都沒有,清清爽爽的似乎還帶點嫩芽的味道。

天氣好得叫人忍不住想出去踏青。

3月13日,上海、江蘇和江西等地多家博物館宣布恢復開放,加上早前一批景區恢復營業,似乎停擺了50天的旅游市場正在漸漸回歸正常。每個人都在問,還有多久能像1月20日之前那么心無顧忌的撒歡兒?

內熱外冷

根據國家衛健委通報的數據,截至3月12日24時,31個省(自治區、直轄市)和新疆生產建設兵團報告新增病例數據降至個位數,顯示國內疫情警報已經大大疏解。

境內是安全了,境外狀況卻變得糟糕起來。要知道到3月13日,累計報告境外輸入確診病例已有88例。“倒灌”的壓力日漸增大。

這也意味著,國外疫情短時間內好不了,這時若非緊要事情誰敢出境呢?再說,疫情肆虐之下其他國家的國門也不敢開,比如以色列、印度、泰國等,就連近鄰日本,也已將簽證暫時失效抑制中國人入境了。

出境游大概率是要歇菜了,恢復情況得視疫情變化。國人悶了五十多天的需求,會尋求新的出口,對國內游來說,無疑是個很好的發展機會。

其實這些年國內游市場一直在增長。2019年國內旅游人數60.06億人次,比上年同期增長8.4%。國內旅游收入5.73萬億元,比上年同期增長11.7%。此前多個政府和機構曾預測過COVID-19對我國旅游市場造成至少5000億元的損失,有的猜測甚至超過1.2萬億元。誠然,疫情會重挫國內旅游市場,但是也能帶來新的需求,比如可將出境游的部分需求轉移到國內來。

去年出境游人數1.55億人次,消費額雖然官方沒有統計,一些機構給出的預估數據都在3000億美元以上,換算成人民幣則差不多2萬億元,顯然這個蛋糕隨便吃一口,也是滿嘴流油。

需求精細化

蛋糕雖好吃,可沒那么容易吃到。

出境游市場里很多需求,是國內游無法滿足的。比如國內有一撥人每年冬季跟朋友相約日本泡溫泉,一年一個地方,從南到北泡遍日本不同地方不同療效的溫泉,順便品嘗了不同地區的飲食文化。像這種復購率極高的旅游產品,國內還沒有可抗衡的競品。

其實國內也有很多久負盛名的溫泉鄉,比如海南保亭的七仙嶺,比如云南騰沖,還有寶島臺灣。事實上,高溫地熱資源主要集中在環太平洋地熱帶,比如西藏、云南、臺灣、廣東和福建等地都有不少溫泉出露,這些地方的溫泉品質比日本還好,可整體知名度遠不如,溫泉設施、服務、特色,以及整個溫泉鄉營銷也相距甚遠。

雖然近年來國內溫泉文化盛行,大有追趕之勢,但客觀來說,一些新興的溫泉度假村偏好成為溫泉水上樂園,大是大,溫泉湯類型也多,與在日本泡溫泉的感受完全不同,許多旅客還是更偏好日式溫泉,安靜亦私密。

又比如海島游。眾所周知國內海島游的性價比遠遠比不上東南亞,在國內很多海濱城市,游客最大的心塞不是價格貴,而是體驗不夠豐富,服務不夠細致到位。

以三亞為例,海岸線一流,各種層級的酒店也豐富,購物中心也夠大。可游客的需求是否只是來住個酒店吃個飯買點東西就夠了?

三亞海邊的娛樂項目除了摩托艇、浮潛等,物美價廉的游樂項目曾經長期匱乏。近幾年雖然增加了不少游樂場和演藝項目,還提供了帆船、游艇等新體驗,總體而言,游客在三亞所能獲得的精神層面的需求仍然嚴重不足,沒有好的博物館和美術館,海南當地文化項目的游覽流于表面,難以引起游客共鳴。三亞也缺乏與海南其他地方的項目形成聯動,共同把游客逗留的時間延長。

距離三亞80多公里的日月灣,有國內最好的沖浪基地,那邊的沖浪服務做得還不錯,但沒有人在三亞推介這項有意思的運動,也沒人提供從三亞到日月灣沖浪的服務。這是非常碎的服務,但旅游的體驗正是由這樣一個個細碎的服務構成一個完整的滿意度。東南亞很多小地方,會有很多小小的旅游公司,專營某一項目。比如泰國清邁的“叢林穿越”,有數家公司開展這個項目,同時有上百家小旅行社為這些公司從城里拉來客源。不管游客住在清邁哪個角落,第二天清晨會有車來接每個報了名的游客,然后開車送到山里去玩這個項目,傍晚再送回城里的酒店。

其實我國旅游市場這么大,人多需求也多樣,如果市場供給能夠豐富到滿足不同的人不一樣的需求,如何擔憂無客源?又如何擔心沒有利潤?

中國旅游研究院的院長戴斌很早就疾呼旅游同行要關注到游客對風景之上的心靈訴求,滿足游客分享品質生活的需要。過去三十年國內旅游發展得太快,以至于發展得相當粗放,大量需求其實已經遠遠滿足不了人們當下的需求,越來越多國人才會頻繁到國外旅游消費。

實際上,旅游市場不需要太大的強者,倒是需要無數個中小強者,滿足人們不一樣的需求。因此旅游市場要變,應該從政府監管面開始。制定詳細規則,以負面清單制管理,法不禁止的模式、業態盡可以來試,極低的門檻放開來試水,由市場反應來優勝劣汰。

要相信市場的力量。

最南邊的先復蘇

如果今年國內旅游有機會發展,那誰能抓住最大的果實?旅游企業之間有一場競賽,各省市旅游目的地之間未嘗不是?

可以說,誰動得最早,改變最大,誰搶占的機會越多。其實,很多省市旅游主管部門已按捺不住了。景區和博物館解封令只是前奏,更大的舉措還在后面。有意思的事,對比南方省市與北方省市的態度,可以說,這場戰南方省市已經贏取先手。

旅游要復蘇,先要降應急響應機制。截至目前,全國已有25省份下調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應急響應級別。其中,廣東、江蘇等共13個省份將突發公共衛生事件應急響應級別由一級響應調整為二級響應。陜西、海南等10個省份調整為三級。

可以展望,三級響應的省市在未來一段時間將逐步放松管制舉措,恢復正常生活。而旅游市場的恢復,也將在準備中。

在這些省市里,我最看好的是海南和廣西,尤其是海南。從疫情蔓延路徑來看,地處北緯36度的國家和城市,比如武漢、意大利、法國、日本和韓國等,疫情相對比較嚴重,而東南亞地區的疫情一直相對平緩。專家稱或許與高溫有關,畢竟新加坡、泰國等地的冬天,氣溫也高達30度。

海南與東南亞氣溫最接近,在疫情防控上擁有天然的優勢。多日來海南新冠狀肺炎病例零增加,三亞的住院確診病例也已經清零。這給當地恢復旅游市場帶來良好的外部環境。據三亞市旅文局3月11日的消息,三亞市景區、酒店等涉旅企業以及文體重點項目的復工復產人數逾2.5萬人。三亞市旅游景區共20家,已恢復營業12家,景區恢復營業以來累計接待游客7.4萬人次。

這個數據顯然還沒有恢復元氣,要知道去年五一節第一天,三亞景區的接待人數就超過了十萬人次。2019年三亞全市接待過夜游客人數2396.33萬人次,比上年增長10%。

為了刺激旅游消費,三亞市各大景點和酒店發布了大量前所未有的優惠政策,酒店房價直接半價銷售,有的甚至低至原價的三四折,又比如去三亞的機票,上海過去的才90元,北京過去的也只有300元。上海的一個朋友給我看了她的賬單,一家三口飛過去,在亞特蘭蒂斯玩了整整一星期,住行花銷總共才1萬元,“便宜到令人發指。”她說若是平時,至少要2萬多元。

像她這么想的人,應該不少。最近三亞機場開始人潮涌動,不少趁低價嘗鮮的先驅者已經殺過去了。讓眾人放心沖過去的原因之一,是因為三亞不要求外地游客隔離14天,只要你有綠色的健康碼。

新的一場復蘇戰事,即將打響了。

【編輯:匿名】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淶水資訊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Copyright ©1999-2018 www.ls0312.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日本一本免费一区二区_87福利_日本特黄特色大片免费视频